今早凌晨脑海中这一道问题又突然的一闪过的出现(印象中二十岁左右就开始不间断的会发生的事)

“我在世的终点会是什么样子?若是可以选择,我的选择又会是什么?”

是的这道问题再一次出现。小弟今年三十四岁,对许多人来说这年龄思考这问题好像太早了吧,但我非常同意一句话英文的格言

Begin with the end in mind.

是的中文的翻译是“以终为始”,意思是:「開始」進行之前,就要要先了解「終點」(目的地、目標)在哪裡;加上了解自己目前身處何處;这样也才能夠往「正確的方向」向前邁進。如果不先確認「目標」及「方向」,越努力,可能反而離「目標」越遠。

所以每一次这一道问题来拜访我的时候都不会拒绝它,更是深深觉得这是上帝发给我的提醒讯息,提醒我好好的规划和查看自己是否正在往标杆前进;还是遗忘了标杆自己都不晓得,所以每一次都会先感谢上帝。除了感谢上帝的提醒,也感谢上帝的赐福,我现在还是处于有机会思考这道题的情况下。

忘了是在哪一年,在网络上看到相类似的选择题,忘了整个题目,但印象深刻的是刚开始我的选择是“在飞机上爆炸而死”,觉得这样没有什么痛苦的死法相当不错,但想想过后觉得那跟我搭同一台飞机的人怎么办?所以后来选择了“在睡梦中被瓦斯毒死”,因为我想是个不知觉和没什么痛苦,而且有不会祸及他人的死法。

2013 年,著名演员Paul Walker的意外过世后不久在网络上疯狂流传他的一句名言

“If one day speed kills me don’t cry because I was smiling”

中譯: 假如有一天我死於飆速,請不要哭泣,因為我是帶著笑容而去

Paul Walker

虽然有些人说其实 Paul Walker 本身并没有说过这句话,但我还是相信而且希望这真是他生前对死亡的看法,因为我觉得能在做着自己非常热爱的事情中走到人生的尽头是种福气啊。所以那一个时段,我对这问题的回应是,求上帝能让我在完成使命或探险途中走到人生的尽头。这也是当有人问我为什么会有那么大胆的去探险,我会告诉他们

其实我也是很怕的,只是,与其怕死,不如死在完成梦想和理想中不是更幸福吗?

那今早这一道题刚好在清晨来拜访,所以我便在晨祷中把它带到上帝面前,求祂带领我在思考这事项时能细心注意圣灵的带领。非常独特的体验是,就在下一秒我看见种子发芽的图像和一个经文 “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約翰福音 12:24)一闪而过。随后莫名的感动向上帝祈求,

若是可以选择,我希望我我的人生终点可以是,祂所交托于我在世任务的升华点

也就是在那之后所成就的比先前还要多。就好像耶稣,在世的时候所影响和带领悔改归向天父的生命从时间来计算最多三年多,从人数来计算多最多或许只有几万人;升天之后影响和带领悔改归向天父的生命的时间延续了几千年至今还一直延续到祂再来为止,和以人数来计算是几百亿人而且继续不断的在增长。

随后我也向上帝求自己最后一口气可以用来说出使徒保罗的名言

我現在被澆奠,我離世的時候到了。 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 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就是按著公義審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賜給我的;不但賜給我,也賜給凡愛慕他顯現的人。(提摩太後書 4:6-8)

祷告完后心中大大的充满着喜悦,满足和卸下漂泊的心情,因为这样的人生终点是让我非常相望和兴奋的,这也是为什么我想把这次的经历整理和记录下来。天父上帝,谢谢袮,这是一份很棒的礼物。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