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父信心生活见证记略

先父王公讳本通,生于主历一八五九年。先母苏氏,生于一八六五年。祖居中国福建闽清八都合龙乡。他俩生活是乡下古老农家方式。膝下育有三男两女,上无祖业,家道清寒,加以光景不顺,过着艰苦生计。所幸蒙主恩召,得有机会领受基督福音,之后一直靠信心顺服上主引导。兹就记忆所及,略述其生平信心生活见证如下。

(一) 先父母信仰基督之由来

百年前中国闭关自守,对基督教多无所知,一般官民视为『番仔教』。凡加入基督教会之信徒,难免受到种种迫害;此非一县一乡如此,全国到处皆然。
彼时有美以美会传教士,来到本乡宣讲基督福音,先父母在颖悟真道之后,即作勇敢抉择,带领全家儿女归主。处当日海禁不通,风气闭塞环境之下,大胆信主耶稣不怕人家讥评迫害,实非易事。
先父母自信主之后,每日早晚皆虔诚祷告。先父常对家人说:『耶和华上帝是无所不知无所不在无所不能之神,人若遵行主之话语,必能得到祂所赐之福气。』

(二) 乡居不断受到信心试炼

主历一九零八年先母得不治之症,延医服药无效,竟于次岁息劳,享年四十有四。时我方六岁,幼弟只四岁,先父留我在他身旁,把幼弟寄养于大姐家中。不幸得很,未及两个月,幼弟突然病逝。病痛死亡交迫,弄到家贫如洗。家兄富朝跟大姐丈学习打石工艺,先父则为人长工(所谓长工即为财主做工三百六十五天,每年工资三十元(每天平均一角)。在此情景之下,先父无力送我到私塾求学,只命牧羊。于是我天天以羊为伍,奔跑在山野之间。
每天放羊地点,由先父于前晚指定。有一日黄昏,两只母羊突离小羊先归,两只小羊不断咩咩叫着,我用尽方法才使小羊就径。那山地离我住家约有五六哩之遥,时天色将黑,先父工作回家,见到母羊而不见我和小羊,急忙跑到山上寻找;及至小径相遇,先父流泪满脸,俯身抱我并赶着小羊回家。乡谚有云:『牧牛兼讨柴,养鸭兼网虾,牧羊兼啼嘛。』——啼嘛乃榕语哭泣之意。
说来真奇怪,养羊两年,母羊未曾产过一只小羊。据云:『普通羊之繁殖,年头生羊羔,年底生羊孙』而我家所养之羊,两年头尾还是四只。家道不顺一直如此,所幸先父信心坚固,未因种种试炼而感到灰心。

(三) 坚决带儿子往南地谋生

是时有传教士来乡间宣布:『黄乃裳先生招人赴南洋新福州开垦,并说南洋地方安靖,热带生活容易,欢迎基督徒参加』先父经考虑祷告后,将家中尽所有变卖,还债务外,余仅敷赴南旅费。
行期定历一九一一年十一月底,不料临行前数天,先父突然染病,亲友皆劝改换日期,籍免中途发生意外。但先父则说:『生死之事,权在上帝,人若离世到处都可葬身。』翌晨五时许,他以带病之身拥我兄弟两人首途,每走哩许即须休息二三次。感谢上主看顾,先父日渐康复由县城来福州,会合其它南来旅客;到次年年初,安抵诗巫。
先堂兄富旺迎接我们到下坡,即在其地为人户佣。几个月后我们迁居泗里街船溪巴吉(即今之伯特利)。首种粮食,继栽胶树。按先到该地垦植者已有黄清波,黄清波两昆仲及刘院金诸先生。厥后又有兴化人林保真牧师等。

(四) 同心爱教会忠谏传道人

早年泗里街全地未有一所正式圣堂,在巴吉坡主日咸假林保真牧师住宅崇拜。主讲是林牧师,若他不在则由黄清春先生代理。
会友们十分同心爱教会,皆谓在泗里街应置有教会产业以资发展布道事工。之后大家向富雅各布教士建议,得他同意转向政府申请在通达坡一块土地(即今私立卫中处),计七英亩,许多会友遂合作担任砍树烧芭,每人下种胶亩五十株兼遽年管草,直到胶树开割为止。
数年后胶园开始出产,此种收入对当地教会与学校帮助良多。近年来该地方益加进步,地皮价值日涨,未来发展正属无限。如今我们追念前人刻苦创业,每想其合作爱护教会精神,实令人起敬。初期教会人才极感缺之,传道者难免偶有良莠不齐。时在泗里街有位青年代理传道者,行一件不合理且甚有关碍会众信心之事,却不敢开口过问,因怕得罪人。
某天那位青年传道者来到舍下,先父向他提醒,末后先父以率直口吻对他说:『你不可以耶稣之名,来卖天父之国! 』不料那位青年人怒答道:『会伯!你勿再作此言,否则我用这根手杖打你! 』先父立刻站起来说:『为教会我好意向你提醒;你若认我言不对而可打之,则请你打吧! 』我虽远立其旁,仍怕得要命!但那位青年自知纸难包火,遂悄然退去。事后先父有问我追述其事则说:『为人心存好意,劝一个青年人离开恶行,即使暂时被人误会见怪,亦甚值得。』


(五) 两次魂游象外看到奇迹

先父生前常向人谈到两次魂游象外之事:某日午后躺在床上似睡非睡,见到家兄富朝抱其长儿,从住宅走过一条小径。先父感到稀奇,后去问家兄,果如一一所见。
又有一次清夜,先父看到上帝示他一颗地球,清清楚楚悬在空中。他说此乃生平两次魂游象外,认为是主给他信心之凭据。

(六) 日夜祷告与神亲密交通

先父每日三餐临睡,起床,各作祷告,若在晚上烘房添柴,亦必站立其旁祷告,把一切托付在天父手中。若夜半偶有睡醒亦必开声祷告,在其祷告词中无不时时提到先母,我从幼偎他身旁,知道先父有事祷告,无事亦祷告,祷告成为生活中最重要之一部分。因先父与主有紧密之交通,故不论遇任何事,他是不忧不惧,表现其刚强信心之态度。
一九二九年农历九月九十九日,先父从伯特利来到泗里街市区闲游,次晚偶感不适,廿一日下午八时在我店中息劳,临终含笑,甚为安详。

取自『遗穗集』王富存 笔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