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五月,新加坡那边出了一则很特别的广告。
这则广告是由新加坡国家级的「社区发展部」所拍摄,是一则「支持婚姻」(pro-marriage )的广告,据说两年前新加坡曾有一场市调,显示许多适婚的新加坡年轻人仍在待婚中,因为找不到完美对象。
这则影片只有3分钟:
主角是一位印度裔太太,悼念著她刚死去的华裔老公。
她的悼词和大家预期不同,她竟然当著全体亲友描述著她老公在床上如何的「打鼾」和「放屁」,还当场模仿这些声音!如果老公还活著,应该会窘得想找一个洞钻吧。

这部影片的开始,司仪说:「 李太太(即那位寡妇),妳应该有些话想说。」
这位太太上台了,全场静默。

「今天,我不是要来讚美的,我不会说他有多好,因为很多人都已经说了。今天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些可能让大家比较不自在的事。」她说,「我想先从他在床上的表现说起。」

台下观众眼神都是问号,看著她继续说--

「你们都有碰过,早上启动汽车引擎启不动的状况吗?」
当场她学了发动引擎的声音,但听起来根本就是打鼾声。

这位寡妇学得嘴巴都歪了一边了,!这样鼾了两趟,然後幽幽的说:「well,大卫(她的老公)的打鼾,完全像是这样。」

大家开始笑了,
镜头转到她的女儿,表情显然有点怪,大概是不解为何妈妈要说这件事?
有些老夫妻也一边笑一边微皱眉头,这场合好像说这种事不太对吧?

「但,打鼾只是开始,」
寡妇继续说:「他,也会……放屁!」,好像好多人都有类似的经验呢。
「有些晚上,他放屁放得太大声,还会被自己惊醒!」

全场更是会意的笑了,她说,「大卫会惊慌的问,那……那是什麽声音?」

「这时候我会说,亲爱的,是隔壁的老狗在 放屁啦,放心继续睡吧!」

镜头转到好几个太太笑得摀嘴,坐在旁边的老公面露尴尬。

台上的寡妇,此时语气一转。
「你会觉得,这很好笑是吗?」她缓缓的说,
「不过,当大卫真的病得很重时,
这些声音至少让我知道,我的大卫『仍然活著』。」

她转头望向大卫的遗照,哽咽了:
「现在……我终於再也无法在睡前听到这些声音……。?

全场有如冰凝。

「 到生命的最後,」镜头转向这位寡妇孤单的身驱,看到她缓缓的说。

「 总是这些小小的事情,让我们永远记得。 」
(In the end, it’s these small things that you remember. )

「是这些小小的??不完美』,一起组成生命的『完美』。 」
(It’s these little imperfections that make them perfect for you. )

镜头转向她的儿子和女儿,儿子大约高中年纪,女儿是初中年纪,
他们看著台上的母亲,专心听著妈妈说话。

「所以我想告诉我的子女,有一天,! 你也能找到你们生命中的伴侣,他们会像你爸爸在我眼中一样『不完美得很美』。」
(So, to my beautiful children: One day, you too find yourself life partners, who are as BEAUTIFULLY IMPERFECT as your father was to me. )

她讲完後,彷彿如释重负,回到一个仍要照顾小孩的妈妈,收起悲伤,坚强起来,拥抱她的小孩。

观礼的全都没有痛哭失声,竟都看著前方,那是一种吃惊,这些文字的重量竟然这麽重的飘在空中、压在心里。

这叁分钟的片也旋及走到尾声,
最後,这则广告的结束词是──「Family 」。

这则极震撼的广告片,是由一位来自马来西亚女导演Yasmin Ahmad所拍摄。
在新加坡引发了很大的争议。没人是完美的,
所谓的真正的爱情就是接受你伴侣的不完美。

在丧礼上,女主角讲了一段话,明明是在讲一则很平常的事,
却经过了音乐与台词与镜头的铺陈,导引出一连串看不见的「弦外之音」,
最後它给了一个字「Family 」作结尾。

Content credit: 爱之家~Intimate love~亲密爱人